/ Allen's blog / 乌合之众

乌合之众

2016-12-23 posted in [读书:心理]

作者:古斯塔夫.勒庞

如果给这本书换个名字的话,我认为“疯狂原始人”是个值得考虑的、有趣的候选名字。勒庞用直白、生硬的语言粗暴的将人类文明的外衣掀起,将人类那副野蛮、愚昧、软弱、粗鄙的原始人嘴脸暴露无遗。

高大的建筑、先进的科技让我们产生一种错觉——似乎我们已经远离蒙昧的、原始的生活状态,进入高度文明的阶段。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人类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历史不过区区六千年左右,与动辄百万千万年的进化历程相比,实在微不足道。也就是说现代人类从物种特征上说,和几万年前的古代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而那时,人类正在像其他野兽一样与大自然作斗争。人类的生理构造和心理特质都还保持着那种与自然抗争的状态中。什么状态呢?是软弱,是粗暴,是情绪化,是缺乏安全感。现代社会用法律、道德和理智约束了人类体内的本性。在处于独立个体的时候,人类不敢触犯法律、不想受到道德谴责、不想被当成失去理智的疯子,虽然他们强烈的欲望在体内蠢蠢欲动。他们渴望性爱、崇尚暴力,他们贪婪而没有节制,他们不想进行伤脑筋的理性思考。这才是人类的本质。

然而,一旦融入到群体当中,一切枷锁都被“人多势众”给打破。个体与群体似乎是人类的两种行为模式。作为个体的时候战战兢兢、装模作样,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个文明人的形象;身处群体的时候则简单粗暴、放纵本性,发泄内心最直接的欲望。在“法不责众”这一心理优势下,人类痛快淋漓的露出狰狞的本色。

群体,就像一个活生生的野兽。它野蛮,渴望引导,需要一个明确的人来指明发泄的对象,这个人我们称之为“领袖”。不管这个人是谁,重要的是指明一个可供发泄的对象。群体没有思考能力,一切判断都遵循本能,所以不要跟群体讲道理、谈逻辑,那都是没用的。只有简单、直白、形象、夸张的表达方式才能打动群体这头巨兽。然而当发泄过后,就会分崩离析,消散殆尽。少数人掌握了群体的特质,于是就对症下药将其驯服了。他们的身份各有不同,可能是政客、媒体人,也可能是邪教或诈骗犯。

考虑到人类这样的特质,我越发坚定的认为: 民主政治并不利于维系文明的延续,少数精英的领导才是更有效率的方式。 古今中外,无论口号如何、名字如何,无论是君主制还是所谓联邦制,表面的功夫各不相同,但实际上都是少数人在掌握权柄、治理国家。每个制度都会产生贵族,而实权就掌握在这些贵族手里。虽然这会滋生政治斗争、贪污腐败,但是总比一个庞大的群体粗野、漫无目的的破坏要好得多。

受群体影响是人类基因里的天性,没有人可以完全逃脱。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规避这种特性所带来的危害。作为个人来说如何逃脱这种群体效应的漩涡呢?我的策略是在做决定之前多问问为什么。理智的决定总是符合逻辑的,而受群体影响做出的决定则很明显是荒谬而经不起推敲的。